首页> 历史评论

历史评论 存档

我们不能当“历史文盲”

2011年04月28日 分类目录 :历史评论 0

前言:还是旧文新发,一切都是为了能够让自己了解自己的思想发展历程。    

    古人云: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如果一个人连历史都不知,又如何做到以史为鉴呢?现在的年轻人是年轻的中国的未来,我们要想带领中国更上一层楼,就需要了解历史,避免再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但是,如果我们当代青年人不了解历史,那会怎么样呢?很显然,由于一些主观的因素,出现过的问题还会出现。因此,为了不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必须了解一点历史。

       历史是一门艺术,她比其他任何一门艺术都更为令人痴迷、令人为之心动。中国的历史更是令人魂牵梦萦,中国有着5000多年的历史,且从未断绝过,5000年的历史就像是滚滚长江,永不停止,一直朝着前方迈进。5000年的历史由于是延绵不绝的,因此是一个整体,只要你读透了其中一部分,你就自然而然的会参透另一部分,继而参透整个华夏历史。

       中国的历史脉络在《三国演义》一书的开篇既已总结出来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在古汉语中,“天下”即“中国”,“中国”即“天下”,因此,将这句话译为现代汉语即为:中国的历史脚印是统一久了就一定会分裂,分裂久了就又会再度统一。从这点可见,中国的发展是一个在反复中前进的。不过,历史并非完全是天注定的,这句令人无法驳斥的至理名言是完全可以被我们打破的。只要我们能够做到以史为鉴,不重蹈覆辙,始终坚持科学发展,以民为本,这样我们就定能做到“合久不分”。

      说了那么久,是该进入真正的主题了。

      我为什么会说出“我们不能当‘历史文盲’”这句话呢?现在的教育制度仍然是应试教育,虽然教育部和业内采用各种措施希望能实施素质教育,但是应试教育的主轴仍未被改变。在这一制度下的教育全是为了考试,以至于学得不深,考试能过就够。这样一来的后果就是,学到的知识只会做题,不会实际应用。

      曾几何时,我们引经据典来论证我们的论点(写议论文时),正因如此,我们迫使自己接触点历史,挖掘点能佐证自己论点的历史事件。而如今,步入大学校园的我们,我们无需在写此类议论文,也就无需强迫自己去挖掘历史,汲取点历史经验。久而久之,我们渐渐淡忘了历史,惊讶的发现曾经脱口而出的历史典故现在已经无法自如的说出来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

      在我印象中,小学、初中的历史教育是空无的、没有地位的,只要语数英等科的老师有需要,他们都可以剥夺学生接受历史教育的权利。高中的历史在中国高考制度的压制下已然成为文科生的专利,仿佛理科生有正当的理由。

       历史,并非只是一门文科学科,她应该是一门每一个人必须认认真真地学习的科目,她的地位完全应该在数学、英语之上,仅在语文之下。然而,现实并非是如此理想化的。我们可以想象她高高在上,但是我们无法改变她的地位。

       历史有着非凡的意义。学习历史可以增进我们的文化底蕴;学习历史可以让我们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学习历史可以让我们找到一条符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历史是我们的指明灯,她照亮了我们前进的道路,避免我们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 历史,不只是历史,它更是我们解决每一个难题的工具。

       学一点历史,懂一点哲理。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应当被我们牢记于心,时时刻刻敲击着我们。

, , ,

何必纠结统治者是何民族

2011年04月19日 分类目录 :历史评论 0

       刚才在四月网青年思想门户历史视野栏目看到一篇评论,题为《元清何曾是中国?——世界史界嘲笑中国歪曲历史》。其文主要观点便是元清两朝是中国的屈辱史,是被蒙古族、满族入侵并占领数百年的屈辱史。其实,对于这个问题,可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因为我们评价这两段历史的角度不同会得出两个截然不同的观点。正如该文中的观点是,元是蒙古族人创立的蒙古帝国,清是满族人创造的大清帝国,而非汉族人创立的,因此他们无法和其他二十余个汉人的朝代同列在中国史册中。

       如果说,该文的观点是根据统治者的民族来划分历史归属的话,我更倾向于按照地理来划分历史归属。中国的历史是由这片土地上所有民族共同书写的,而非统治者,因此无论统治者是何民族,只要这段历史发生在这片土地上,那就属于中国的历史。倘若真如该文的观点来划分的话,十六世纪的英国,其国王乔治一世是德国人,而后的历位国王都是日耳曼血统,那么从那时起的历史就不是英国史,而应该是德国史,再往前推,9世纪的英国国王是丹麦王室,那么那段历史应划分到丹麦史中……。而且,欧洲多国历史上都有外国国王兼任或外国王亲贵族担任本国国王的现象,那么欧洲的这段历史是否都要重新安装国王的身份重新划分?

       因此,一个国家的历史更合理的划分应当是根据这个国家所处的地理位置来划分,只要一个“政府”在一段相当的时间内实际管辖了这片土地,那么这个政府就属于这片土地所构成的历史。因此蒙古贵族的元朝、满族的大清国都属于中国历史范畴。同样,无论国王是哪国人,只要这个国家建立在英伦三岛,那么它就是英国历史,而非德国史或丹麦史或其他。

       凡是试图按统治者民族成份来划分一个政权归属的行为都是民族沙文主义的行为,不符合现在的主流文化。

“九·一八”留给我们了什么?

2010年09月18日 分类目录 :历史评论 9

    今天是“九·一八”事变爆发79周年纪念日,全国多地举办了隆重的纪念活动,一是纪念死去的英雄;二是要我们牢记落后时代的国耻,避免未来重蹈覆辙,那么,“九·一八”事变到底留给了我们什么?我们每年纪念“九·一八”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绝大多数国人都会说我们要记住国耻,记住当年日本人对我们做出的暴行!但是,“九·一八”带给我们的只有仇恨吗?我认为,“九·一八”带给我们的反思更为重要:当年我们为什么会如此不堪一击?我们要如何避免这种世纪悲剧重演?

    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的那场中日之战中,日本军队带给国人的伤害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以至于战后60年来,国人始终无法原谅他们,当然这其中也有日本方面的因素:他们始终不予承认战争中的一些暴行。

    从这,我们引出了这个话题,我们举办隆重的纪念活动来纪念“九·一八”到底是在纪念些什么?我们从中又收获了什么?

“九·一八”带给我们了什么?

    “九·一八”给我们带来的是巨大的耻辱,这是毫无疑问的。那么这是什么样的耻辱呢?国家近四分之一地区沦陷?成千上万人在战争中被杀害?日本这个弹丸小国给泱泱大国的中国带来了致命的伤害?的确,这些都是我们的耻辱。但是,这些都不是最大的耻辱,真真的耻辱是,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我们的政府、军队并没有表现出他们应有的态度。他们懦弱,他们轻视敌人,他们宁被外人欺负也要先消灭自己人……我们真正的耻辱是在我们自己身上。然而,现在我们纪念“九·一八”,纪念抗日战争,纪念南京大屠杀,我们所牢记的却都是外部因素,记住了日本人的暴行,记住了他们的惨绝人寰,但是我们却都忘记了当年我们自己的错误。

“九·一八”我们应该纪念的是什么?

    上面已经说了多个“九·一八”带给我们的耻辱,灾难,那么这其中什么是我们应该牢记的?什么带给我们的震撼最大,什么是我们最重要的耻辱?

    这问题就像是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孰轻孰重一样。到底是外部因素(日本的侵略)带给我们的耻辱重要还是内部因素(国家的羸弱、政府的腐败)带给我们的耻辱更重要?我不会对其进行一个排序,因为,无论我如何排列,都有其局限性,这两个因素是相互依存的,也是有着历史原因的。

    观察近几年的纪念日,我们提的最多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对我们的侵略(当然,我们习惯性省去了“军国主义”四个字),却很少有人在反省我们自身的错误。如果日本军队来袭时,我们的正规军对其抵抗;如果日本军队来袭时,国共两党从一开始就鼎力合作,共同迎敌;如果日本军队入侵时,各地的政府都是认真负责的管理管区,积极领导辖区内的百姓抵抗、或避开战争;如果……;如果这些如果的事都是真是发生的,那么那些客观的耻辱都将会有可能不复存在,我们也就不会再有“九·一八”纪念一说了。

    因此,我们应该纪念的是我们的主观错误,只有认清这些错误,认识到其中的严重性,我们才能避免错误重犯,才能避免类似的耻辱再现。如果我们忽略了这些主观错误,一味的去纪念那些客观耻辱,我们就是本末倒置,只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耻辱。

何谓更大的耻辱?

    当我们年复一年只强调那些耻辱,只会深化我们对日本的仇恨。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犯错的是日本法西斯主义,而不是全体日本人,在那场世界大战中,日本人和我们一样,也是受害者。有多少日本家庭因此家破人亡,有多少热血青年客死他乡,有多少人至死都无法回到祖国……战争永远不是一方的悲剧,而是双方共同的悲剧。当我们沉浸在悲伤之中时,对方也同样是沉浸在悲伤当中,将心比心,我是否应该将仇恨继续下去?我们为什么不能重建和睦的关系?将仇恨继续下去对双方都不利。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进步,观念在进步,一切都在进步中。如果我们只沉浸在过去的痛苦中,我们又如何能体会到现在的快乐?人死不能复生,事情发生了就会不了头,我们所能做的不是将你对我所做的再对你做一遍,而是努力让相同的事情永远不再发生。

, ,